快捷搜索:  

【宿舍里的(de)文明】北大:一室若不治 何以奉家国

小玩怡情助兴,过度消耗却会败光好(hao)感
继“废话文学”“咯噔文学”“矫情文学”后,“发疯文学”又上了热搜。很快,“发疯文学”异变出了进阶版——林黛玉发疯文学。
古典文学每每与互联网“造梗”碰撞,都会造就一波语言表达狂欢的(de)高潮。“你(ni)瞧,又开始画饼了,我(wo)要是(shi)信了,怕是(shi)要哭断肠去。”“你(ni)大抵是(shi)倦了,竟回我(wo)这般敷衍。”“横竖就拿那么一点工资,还要24小时使唤人(ren)了。”“发疯文学”的(de)特点在于情绪高涨、过火癫狂,用语言在气势上压倒对(dui)方以达到自己的(de)目的(de)和诉求。可以看到,“林黛玉发疯文学”是(shi)在“发疯文学”基础上,掺杂进了阴阳怪气、诙谐、柔弱的(de)腔调。林黛玉式娇滴滴、温婉的(de)“人(ren)设(she)”加持下,“发疯文学”形成了语境破格。“林黛玉发疯文学”确实“难拿”——撒娇中带着戏谑反讽,卑微示弱中夹着委屈不满,反映了当下青年社会文化心理中小小的(de)“离经叛道”。“林黛玉发疯文学”也被Z世代拿捏并突出了实用性——随着语义泛化,它(ta)被广泛运用到各种谈话对(dui)象和场合之中,特别是(shi)日常难以启齿的(de)各种“社死”现场。
诸如职场尴尬遭遇、被甲方/领导套路、投诉无门、跟客服拉锯式维权、催促卖家发货、情侣间冷战等,“林黛玉发疯文学”都可派上用场。吐槽之余,还能先发制人(ren),达到出奇制胜的(de)效果。比如职场上,卑微的(de)乙方面对(dui)一而再、再而三的(de)甲方修改要求时,祭出“我(wo)原是(shi)只有这一条命,你(ni)一改二改三改四改,我(wo)可是(shi)要去了,再也不能见了”这句,既委婉表达了想法,又留有一定余地,也不至于当面“硬刚”,让双方感到不适。
可以看出,“林黛玉发疯文学”进可嘲讽、退可自嘲,用温柔娇嗔缓解尴尬境遇和现实焦虑,从而颠覆对(dui)话者的(de)预设(she)身份,可进可退、能上能下的(de)特点让其成为一些人(ren)的(de)语言“万金油”也就不奇怪了。这个意义上看,“林黛玉发疯文学”在给年轻人(ren)生活带来快乐之余,也起到自我(wo)心理疏导的(de)作用。
“某某文学”热潮迭代迅速,也是(shi)值得注意的(de)后现代式文化症候,它(ta)们(men)往往打着互联网原住民的(de)特点烙印——喜欢玩梗、标新立异、注重社交。“某某文学”经由社交媒体和兴趣爱好(hao)者聚集的(de)社群获得裂变式传播,无论是(shi)文化精神上还是(shi)传播方式上,都像一场专属Z世代的(de)“文艺复兴”。
当然,语言碎片化、消解逻辑、稀释意义、语言狂欢,再进一步则可能走向语焉不详、肤浅无聊,因而“某某文学”要慎用。小玩怡情助兴,如果过度消耗文学经典、语言矫揉造作或者明明不占理还想靠它(ta)胡搅蛮缠扳回一城,终究会败光大家对(dui)它(ta)的(de)好(hao)感。
红星新闻(xinwen)特约评论员 李仙儿
原标题:《“林黛玉发疯文学”大热,过度消耗终究会败光好(hao)感》
阅读原文
关键词 >> 媒体号 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(xinwen)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(xinwen)的(de)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(xinwen)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://renzheng.thepaper.cn。
【宿舍里的(de)文明】北大:一室若不治 何以奉家国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225人(ren)留言! 共有:2225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